您好,欢迎来到 i 北方网官方网站!
  • 登陆企业邮局
  • 返回首页
  • 加入收藏
####.##.##
i北方网官方账号
当前位置:首页>岁月

又闻柳笛驼铃声 (刘志广诗词集《柳笛驼铃》序)阳关(倪向阳)

来源:原创  发布时间:2019-04-09  浏览:13367  字体【 【关闭】
 
从春天出发
    己亥年二月春分那天,诗朋文友在“九影城”聚会后,我把刘志广先生的诗词集《柳笛驼铃》350页的打印稿,沉甸甸地提在手上,安稳稳地放进心里——先睹为快,这是我此刻的心理活动,往家走的步履自然异常轻盈。
    聚会接近分手时,与兴安诗词界陈亦民、刘璟元、郑文波、房嘉海诸君交流何为好诗时,引发席间热议。诸君你一言、我一语,貌似简单实乃精当的话,听得我醍醐灌顶,心锁顿开,凭添了我为《柳笛驼铃》作序的底气,我有“一怕讲课,二怕作序”的“先天性心理障碍”,经过几位专家的“预热”,作序的“燃点”找到了——从春分写起。
    “春分时节开始昼长夜短了,农事活动进入春忙旺季。”年纪最长的陈亦民先生说。他似乎在催促我赶快扶起犁铧,即挥动手中的笔,向文朋诗友们尽快推出《柳笛驼铃》诗词集,让柳笛驼铃声在大好春光里鸣响,让诗露词雨在北国兴安大地化为甘霖。
    春分这天,属于自然界的四季轮回,同样属于中华诗词界的殷殷企盼,因为“天意怜幽草,人间要好诗”。
    那就让我们从春天出发,伴着柳笛驼声,“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”吧。
真情的力量
    好诗的第一等要素,即是真情流泻,有感而发,故言“感人心者,莫先乎情”——没有什么东西能超过真情能直抵人心、撼动魂魄了。刘志广先生深谙此道,尽全力而为之。本集收录作品自2014年11月始,检点其作品篇目,如《七律·环卫工》《七律·读二十年目睹之怪现象》《七律·观廉政漫画墙》,还有掌鞋匠、修车匠、拾荒者、凡人善举、挑山夫、女掏粪工、清掏工、粉刷工、快递员、的哥的姐,诸如卖粥女、插秧女、牧羊女、渔姑、田父、外卖、军嫂、志愿者、凡人善举等“凡人写照”,加上《七绝·习马会》《七律·开国元勋乌兰夫》、参加“勿忘国耻,圆梦中华·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全国诗词大奖赛”获特等奖的作品、《七律·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》、参加“第三届中华诗词赋联名家孔孟故里行”的作品……涉猎范畴极广。目光所及之处,诗人眼中噙满泪水;视线所及之人,词客宛若感同身受。情感蕴藏于内,难抑遂喷于外,化作诗泉涌流、词瀑飞泻。我想象志广先生彼地此时的精神状态,可借用内蒙古诗词大家李文佑先生所言:“一首佳作,我以为首先要有赤子真情,换言之,亦即那种按捺不住的不写不行的激情和冲动。要喷泉式的,而非挤牙膏式的。这,是衡量真诗还是伪诗的一个尺度。”
    真诗兮?伪诗兮?衡量的尺度有了,当今浩如烟海的诗词作品(当然包括遍地诗人的诗歌作品),自然会被区分得泾渭分明,优劣自见。回到志广君的诗词里,体验一下“喷泉式”的诗情吧。请看个人际遇的感情抒发——《五绝·夜魄三首》(选一):
  乱绪上心头,锁眉难锁喉。
  还求千古月,捎去一杯愁。
  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人人都有忧心的事,世态炎凉中,人情冷暖际,人世间怎一个“愁”字了得?志广君“乱绪上心头”,他遇上了“愁”;月下独酌,欲醉偏醒,性情豪爽者对酒当歌,“锁眉难锁喉”。一杯下肚,万丈诗情;“还求千古月,捎去一杯愁”——面对古今月,愁仅一杯而已,况且已被送至九霄云外兮!
   “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”,志广君“千古月”、“一杯愁”两句直追曹公,颇显魏晋风骨。常说“冲动是魔鬼”,当然有对的一面,可无冲动的创作诚如“挤牙膏”,诚如“没怀孕硬生孩子”,皆令人作呕。先哲道“不成魔,不得活”,由是,我从志广君领悟到:“不成魔,写不活;不成魔,难成佛”——吟诗作赋如此,成为工匠大家亦如此。
    文人墨客群里咏梅的多,赞杏的少,志广君偏偏给予美誉:“豪放青春含笑去,年年枝上见精神。”——杏不逊梅,青春豪放,比梅可爱不?再有“雷锋精神”涵盖面广,政治性也强,诗词难表其详,但“平凡善事动苍生,钉子心思傻子情”,两句诗14个字,精准概括,平头百姓听得懂也记得清;《七律·当代愚公黄大发》一改单纯树碑立传、歌功颂德之陋,同为共产党人的志广君,落笔为碑、望尊跪拜:“拼命支书太阳色,庶黎眼里大山神。”——迄今为止,我从未见过无神论者能出此词,共产党的支书被尊为“大山神”,确是石破惊天之语!
    “诗无达诂”,说的是诗意的含蓄性与多义性,可情到了则词亦达之,这,并非反常,实属正常。陆机说:“诗缘情而绮靡。”王昌龄也说“意高则格高”,“意须出万人之境,望古人于格下”。《人间词话》开篇即言:“词以境界为最上,有境则自成高格,自有名句。”
    “自成高格,自有名句”,志广君置于座右而铭之善莫大焉,凸显真情的磅礴力量。
序者,端绪也
    能为《柳笛驼铃》作序,除了先睹为快的惬意,尚有学习、增添阅历的机会。我曾自诩走南闯北,曾办过几张报纸、几本刊物,曾获过这个奖、那个表彰,但翻阅志广君创作简历后,自知错了。一百个人有一百个人的经历,各自有各自的特色风采,“天外有天”是也。
    “序者,端绪也“,古人作序的缘由提醒了我——既然为之作序,必须从“头”捋起,这是“端”;必须理清作者创作历程的来龙去脉,即为“绪”。“端绪”分明,方能提纲挈领,进而看清全貌;方能以作品为镜鉴,观时代图景与进退得失。
    “端绪”从志广君2004年10月写的一首七律“捋”起:
  杏坛独步二龙山,绰勒连攻九道关。
  两度汗浇民族地,一腔血洒地区田。
  教研携手手擎月,学养牵头头拱天。
  乡市放舟诗破浪,奋蹄园圃卌三年。
    “端”起杏坛,“绪”接骚苑,一条红线,世纪蜿蜒,志广君的轮廓渐次清晰——他从教书育人的神圣殿堂走出,进入吟诗作赋、讴歌时代的诗词天地。中学语文教研员、中学高级教师的他,现在任内蒙古教育学会职业教育幼师、艺术专业论文评审委员会委员、学会副理事长,为杏坛留下《关键时期的家庭教育》(与人合作)《托起明天的太阳》《阅读旗舰》《现代语文教学》等著作读本——杏坛寸土,当良田万顷;桃李满天,积强国厚德。“端绪”绵绵,从教育界延续而来,难怪独步骚坛,久储深蕴之内功喷薄而出,一发而不可收,竞秀而争奇。
    我大致由“端”至“绪”收集整理了一下他的诗词,其作品散见于《兴安日报》《兴安文学》《兴安诗词》《榆林诗刊》《内蒙古晨报》《内蒙古诗词》《内蒙古诗词五年作品选》《新中国诗典》《新国风·诗刊》《羲之书画报·诗书画家月刊》《青海文学》《诗词通·诗刊》《中国诗·诗刊》《诗词百家·诗刊》《诗词月刊》《世界汉诗》《中华百杰诗人精品集(第三卷)》《中国当代文艺名家代表作典藏》(2014年卷)《甲午战争120周年诗词选》《当代中华诗词库》《共筑中国梦·当代诗坛名家经典》《中华诗词》《中外当代文学艺术家代表作全集》(2015年卷)《诗词之友》《中国时代文艺名家代表作典籍》(2016年卷)《百年诗词精选》(第一卷)《全国特邀诗文书画名家大典》《中华诗人颂扬毛泽东》金榜集,《中华诗人大辞典》《香山诗刊》《中国当代文艺领军人物大辞典》《诗词报》《中华诗词网站·诗词作品》《黄浦江诗潮》《中华诗赋》《五原诗词》《诗选刊》《诗词家》《中国百年诗人新诗精选》(下卷)《2018中国诗词年选》《长白山诗词》。2009年8月,第一部个人诗集《碧野初衷》出版;2014年10月,第二部个人诗集《意韵拾零》付梓。《柳笛驼声》诗词集,结集的是志广君2014年10月以来正式发表于盟内外报章杂志的诗词新作。
    绝、律、词,格律精严,字字珠玑。既可称中国古典文学皇冠上的钻石,又称为“戴着镣铐跳舞”——有时“吟安一个字,捻断数茎须”,有人“为人性僻耽佳句,语不惊人死不休”,有道是“字字看来都是血”,“文章不写一句空”。志广君恰恰“自愿”成为了这样的“舞者”——如《五绝·灵感》言:“即席偶难堪,只缘灵感残。诗来瞬间起,妙语一杯干。”又如《五绝·涿州元夜》:“水饺小汤圆,诗来掌上传。京畿流古韵,一笑到春天。”两首一脉,寥寥数语,活画出琢词炼字中间的苦辣酸甜,由此我感叹道:诗名若不传,岂非怪事乎?
    律诗和词亦多佳咏,笔力愈显雄厚,彰显勃兴之功。早在2015年初,由于写阿尔山温泉一文而收集素材,偶见一首《七律·童心奇趣阿尔山》,恕我占用些许篇幅照录于下:
    七律·童心奇趣阿尔山(新韵)
    火山拾趣话奇缘,一目纵观三草原。
    冰域温泉非玉宇,天池林海是人间。
    钓蛇护鸟夏晴雪,吻鹿猎鱼冬果园。
    泼墨自然流淌处,童心诱我上雄关。
    描写全国驰名景区阿尔山的文学作品,可称汗牛充栋,然而“俊彩星驰”之作少;本诗中“一目纵观三草原”,跳出阿尔山的“小圈子”,把阿尔山放在三大草原围拱之间,境界顿时开阔;再放笔“冰城温泉”、“天池林海”,进而风土人情、物华天宝入诗,水到而渠成,方塘变天鉴兮。
    词是继唐诗之后的又一种文学体裁,因是合乐的歌词,故又称曲子词、乐府、乐章、长短句。词始于唐,定型于五代,盛于唐宋。一方绚丽多彩的园圃,以其姹紫嫣红、千姿百态之风神俊骨,与唐诗在中国传统文学百花园里争奇斗艳,经久不衰。志广君的词,虽不甚多,与宋词固有特质相仿,追求君子风范、仁者胸怀、智者心性。片语难以达全,我仅能列出其中首目,恭请读者诸君“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”吧。
    2015年版的《一剪梅·面子》,寓庄于谐,嬉笑怒骂,揭“面子”见“里子”,可谓“鞭辟入里”“入木三分”;道尽“赢是功名,输是无名”,更甚如“败了虚名,成了殊荣”,是“成王败寇”的另一类人生。2017年版的《长相思·吹喇叭》,比“面子”揭得尤狠:“笑也吹,哭也吹,撅腚摇头使劲吹。鼠肥猫更肥。”这里的“吹”可不是单纯的吹喇叭抬轿子,“吹”的是更上“档次”的玩艺儿,要不怎能教“鼠肥猫更肥”呢!2018年版的《鹧鸪天·长空炫舞》,用“一箭穿心乱眼睛”起势,接以“蓝天齐滚六雄鹰”、“超低对叠鬼神惊”,素描加工笔,刻画出红鹰飞行表演队,在珠海航展上空的“蓝天芭蕾”惊艳亮相,军威国威纤毫毕现,迄今未见出其右者。
    限于才情与篇幅,序未能展开来谈,不免疏于点到为止。
    谈得不深又似乎溢美偏多,光唱赞歌了;序中的鼓与呼,其实仅是我个人感情的自然流淌,是“一家之言”,无非是为读者做个“临时导游”。毛泽东倡导的“双百”方针,海纳百川何其大也——大家可学志广君,边读诗边放纵自己的想象翅膀,可收心得,那是真得。
    再为读者提供一个品鉴好诗的古人妙方:
    曹丕标举“文气”,严沧浪标举“妙悟”,王士祯标举“神韵”,沈德谦标举“格调”,袁枚标举“性灵”,方纲标举“肌理”,周汝昌喜用“灵、情、生、声”四字。我非常认同李文佑先生所说的:“我觉得一首好诗词,若能具备上述七个方面,也可称之为好诗了。”“端绪”到“衡量标准”止,未知理清了没有。
合为事而作
    “文章合为时而著,歌诗合为事而作”。
    说出这等名言,诗人前辈们多么聪明,何等睿智!纵观诗史,自《诗经》以来,现实主义杰作代代频出,与时代相辉映歌诗咏传;进入中国革命时期,革命现实主义与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创新,造就了中华诗词的博大精深、磅礴疾进。以毛泽东为代表的诗词艺术之花,“冲天香阵透长安,满城尽带黄金甲”,力透纸背,气贯至今。歌诗队伍中,志广君堪称“劳模”,三本诗集2000来首格律诗、250多首自由诗,凸显其狂飙突进者的“力道”。他立足当下,观照现实,一路走来,一路创作,从未懈怠,方得硕实。我曾以他为蓝本,创作一首歌词,其中B段写道:“谁有你起早睡晚?脚下踩着星光月色;谁有你走得更远?脚下囊括高山大河。没有比脚更长的路,时代呼唤着奋进者”——正应了前面说过的“人不魔,写不活;人不魔,难成佛”。
   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9年“两会”上诠释“文章合为时而著,歌诗合为事而作”时说:“所谓为时为事者,就是要发时代之先声,在时代发展中有所作为”。他还说:“盛世中国的真实写照就应该是有凝聚力、有振作力的。”志广君力行了,践行着,“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”。
   又闻柳笛驼铃声。
    这是他的一本新诗集;是他“新时代下再出发”的心声,是他献给新中国70华诞的礼炮,是他再次撞响历史回音壁的轰鸣声……
    柳笛鸣春,驼铃唱远;只要诗活着,春天就在,她在草原,她在大漠,她在故土,她在远方……等你来!

责任编辑:李斌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报价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Copyright © 2016-2017 ibeif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 
商务合作:139-4719-0357 网址:www.ibeifang.com 投稿邮箱:gxd@ibeifang.com
版权声明: i 北方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 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   违法和不良信息 暴恐音视频举报 电话:156-0471-1144